疯狂英语让我脱胎换骨
成为一名优秀职业经理

 

1997年7月,一个名叫胡树青的18岁年青人,在经历高考的洗礼后,喜获高分,被国家重点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录取,但短暂的喜悦后, 他开始了苦闷而又无所作为的大学生活,他开始思考:我高考拿了高分,就证明我比别人优秀吗?我做题做得好 点,就说明我是个人才吗?我到底能为社会为国家做点什么?我除了会做几道题之外还能做什么?慢慢地他陷入了深深的空虚当中,好像高考的成功并没有给自己带来真正的成就 感和实在感,好像自己并不是什么人才,并不能为社会为国家做出什么贡献,自己只是传统应试教育下完美的考试机器而已!而这些反映最突出的,正是英语!

有一次,他在他们学校修车师傅那里修他的自行车,突然来了一个老外,师傅跟他搭话:“你今年多大了?”老外听不懂,师傅又重复了一遍,老外还是听不懂!然后师傅微笑着跟他说:“大学生,你帮我翻译一下好吗?”当时 ,他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但张开了嘴巴,就是说不出来! 半分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 了,两分钟过去了,脑袋依然一片空白, 好像近130分的英语高考成绩分并没有让他把“How old are you”那么简单的一句话挤出来! 刹那间, 他像被刮了千万个耳光,无地自容!看着师傅的脸由微笑到 失望,盯着乘兴而来的老外败兴离开,他睁着羞耻而绝望的眼睛,推着自行车竟半分钟迈不出两步……

1998年4月22日下午,北京交通大学礼堂,疯狂英语的旋风终于由南至北,刮到首都。虽然胡树青早已忘掉当日修车师傅 给他带来的伤痛和耻辱,但他还是跟着同学去到北京交通大学聆听疯狂英语的演讲。

演讲中,疯狂英语老师流利、地道、标准的英语把他震撼了!走出礼堂,他又像当日从修车师傅那离开时那样的表情,目瞪口呆,但回旋在他大脑的是一句句震撼而穿心的话语:“学了十年还是聋子英语,哑巴英语”,“以前学英语就像猴子掰玉米,掰一根扔一根”,“语言不光是知识,更是技能”,“英语是学不出来的,英语是练出来的”,“单词量不是英语实力,句子量才是真正英语实力的反映”!到最后……

“他脑中只有两个字 :震撼,震撼,震撼!”

回到学校,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他知道:必须要改变,改变以往的学习方法,改变虚幻的成就感,改变无所作为的大学生活。但要想改变,光有震撼是不够的,必须起而行 动。于是他决定用疯狂英语方法来练英语,作为改变人生的突破口。

从1998年4月开始到2001年7月毕业,他基本上都在那几个疯狂英语练习“基地”练英语,中间尽管有过困惑,有过怀疑,也有过放弃,但基本上他坚持了下来。

基地一:学校实验区。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人比较少,不会影响别人,也不用太在乎别人的异样眼光。他在实验区的一个车库前的空地,面对墙壁喊英语。刚开始特别害怕,因为后面就是马路,每次喊之前都要回过头来看看有没 有人,有人就不敢喊,等人走过去了才喊。练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觉得特别过瘾,而且练就了非凡的心理素质……

“他开始不是面对墙壁而是面对行人喊英语,
他开始习惯面对别人火辣辣的眼光,他开始敢于在任何人面前开口说英语了!”

基地二:宿舍楼楼顶。发现这个练英语的“空中楼阁”是很偶然的一次,他住的是顶层六楼,有一次在水房洗脸时他发现屋顶上有个天窗,而且正好有个铁梯子可以爬上去, 他灵机一动,三下两下爬了上去,一看,简直太棒了!空气清新,绝对不会影响别人。 这样他每天中午吃完饭都要爬上去喊个十五、二十分钟,喊累了才回到宿舍睡觉。他清楚地记得,在他上楼顶喊英语时,他同宿舍的同学在干嘛:看 电视、打游戏、聊女人!就这样慢慢地……

“他和同学之间的口语水平在拉开拉大!”

基地三:小花园。那是骑着车转了三天后转到的两个地方之一。当他发现这个杂草丛生的小花园时,简直欣喜若狂。于是他有空就躲到这个小花园里喊英语,但喊了三天时间他发现,不光他那么聪明发现了这个地方,很多情侣也 发现了这个地方,而且总是那固定那几对情侣。刚开始他看见附近那一对对男女,声音总不敢放开来喊,但后来兴致上来了也管不了那么多,声音慢慢变大,直至情侣“知趣”地 走开,这样一两周下来,那些情侣再也不去小花园,他顺利地把这块“宝地”占领下来!

慢慢 地,他发现自己的发音有点像美国人了!

慢慢 地,他发现自己的口语比以前流利多了!

慢慢 地,他成为了留学生公寓的常客!

慢慢 地,他成为他们系乃至学校瞩目的焦点!

后来… …

他一举获得英语系举办的全校英语演讲比赛二等奖!

他开 始带外国朋友游览北京!

他开 始接一些笔译和口译的活!

他开 始为同学朋友指导英语学习

他开 始走上讲台,给人授课!

他开 始走出北京,走向全国,鼓动更多困惑的英语学习者攻克英语!

2002年 ,他成立了疯狂英语高校部,负责整个北京疯狂英语高校的推广工作现在 ,高校部在经历了非典的严峻考验后,在竞争残酷的环境里不光生存了下来,而且越战越勇,越战越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