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小时之前,在电影院里收到的短信. 48小时之后,站在了从未如此拥挤的好莱坞大道上. CNN 报道说,因为中国大剧院Bruno的首映,红地毯盖住了MJ的名字,于是人们从很远的地方找到了另外一个也叫做Michael Jackson的电台播音员的名字,把鲜花和蜡烛摆满一地. 我们到的时候,红地毯没有了,MJ的那颗真正的星被栏杆,警察,人群,鲜花和媒体团团包围. 对于他原本定在伦敦的50场演唱会,媒体说,这是有史以来最豪华的但却没能实现的一次复出,the most lavish comeback in history that never took place. 但是谁知道呢, 谁敢说MJ没有因此而复活?

  Hollywood Blvd 被警察圈成了单行路,所有的人要过马路,在人群里游很远,再过马路,再在人群里游很远才能看到MJ. 马路对面,一群反对堕胎的极端分子举着胎儿不同时期的血腥照片在恫吓行人. If they care so much about children, why are they using these freakish picture to scare the kids on the street? 一个过路的行人说, well, whatever they do, it is within their fucking rights。

  警察很多,不停的在你耳边说,click and walk, click and walk, take your picture and walk 像催眠一样,不让你多停留一分钟. MJ的星在中国大剧院门口不远,路很窄, 又被警察有围了栏杆,所有人只好把花丢进栏杆里面,看上去乱糟糟一片. 卖MJ t-shirt的站了一大街,没见多少人买,倒是很多其他人,举着牌子,或者MJ的照片,简简单单写个 "in loving memory of Michael Jackson, 1958-2009", 然后就这么站着. 我们在MJ的星前走了三次,在人群了游了三个来回。

  MJ最后住过的地方在Beverly Hills后面,不远,但是路上堵车,好像所有的人都是去看他的一样. 他住的那条街早已经戒严了. 我们把车远远的停下,一路走过去. 媒体,卫星直播车,和数量并不是太多的歌迷. 大家都虔诚的等着. 问了一个记者,说是不知道等什么, 反正就这么等着. 我们在的那一会儿,看着进去几辆车,据说是 Randy Jackson and Janet Jackson. MJ 的房前并没有门牌号,我在想,不知道这些邻居从前知不知道MJ就住在这里. 很多人愿意叫他 Michael, 尤其是年纪大些的人,可能是一直在电视里看着他长大的缘故? 我现在的眼前也老是他小时候的那张脸. 我们终归没有再等下去. Goodbye Michael。

  留些我们拍的照片, 算是对于MJ的丁点儿纪念。

From Hollywood Blvd.
From Hollywood Blvd.
From Hollywood Blvd.
From Hollywood Blvd.
悼念的人群
悼念的人群
Michael我们永远爱你
Michael我们永远爱你
From Hollywood Blvd.
From Hollywood Blvd.
Michael的经典片段
Michael的经典片段
悼念墙堆满了粉丝的纪念品
悼念墙堆满了粉丝的纪念品
Michael永远闪亮在每位歌迷心中
Michael永远闪亮在每位歌迷心中
罗斯福宾馆外挂起悼念Michael的巨幅标志
罗斯福宾馆外挂起悼念Michael的巨幅标志
歌迷自制悼念品
歌迷自制悼念品
歌迷自制的纸条和纪念品
歌迷自制的纸条和纪念品
来自各大媒体的记者
来自各大媒体的记者
Michael, you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Michael, you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Michael, WE love you
Michael, WE love you